AG视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AG视讯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6 15:22:5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环球时报:蓬佩奥7月23日在尼克松图书馆的演讲被很多人视为“新冷战的开端”,您怎么看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贝鲁特港口发生严重爆炸(Getty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史文:尽管我刚才提到未来几个月里美中之间紧张关系升级的风险,但我认为两国发生真正意义上的军事冲突的可能性不会很大。虽然特朗普政府的声音很大,但我不觉得它想把当下的边缘政策推到实际冲突的程度。我想中国的领导层也足够聪明,不会允许自己被推向危险的地步,也不会主动做引发美国这种行为的举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特朗普连任或拜登上台,中美关系将如何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蓬佩奥说“盲目的对华接触政策已经失败”,这是对历史的巨大扭曲。首先,对华接触不是盲目的。其次,它并没有失败。无论是对于中国、美中关系,还是全世界,接触政策在许多方面都取得了巨大成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环球时报:如果特朗普连任,美国是否会执行蓬佩奥所宣称的路线?如果拜登取胜,情况又会怎样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出于意识形态和国内政治的原因,特朗普可能希望将两国关系推向某种类似冷战的程度。不过,我认为从现在到11月,北京最好不要咬华盛顿的“鱼钩”。它应该尽可能保持克制与负责任,与不断挑衅和鲁莽的美国政府形成鲜明对比。我认为中国在某些方面正是这么做的,不过它需要坚持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严重的情况将是,美国在被中国视为核心利益的事务——比如台湾和其他领土主权问题上做出行动。我希望美国政府不要愚蠢到在这些领域对中国进行重大挑衅,因为中国将没有太多回旋余地,它不会容忍美国这么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史文:我不认为华盛顿存在这样歇斯底里的共识,尽管有人赞同特朗普的政策,但这不代表美国政治体系中的所有部门对此达成了广泛、统一的共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史文:美国的盟友会对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的部分批评有同感,它们也对中国的一些贸易、投资和经济行为感到难以接受,也包括特朗普政府在政治等领域对中国的一些批评。但整体上,它们会认为特朗普的对华方针和战略过度和片面,没有认清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。此外,特朗普忽略了很多国家的确从与中国的贸易和投资中获益的现实。